低产话多/
杂食性,谨慎关注/
总是写点狗屁玩意儿我也很苦恼哇/
其实收到点赞推荐评论特别特别开心

【带卡琳】你好漂亮啊

宇智波带土睁开眼睛,周围是高耸的,粗糙的灰色墙壁。
他抬起头往上看,现在这个动作现在不是那么轻易的。

狭窄的世界上方并不封闭,一个温柔的女声传下来。那是他很喜欢的琳的声音。

“这个白的,是个白色的竹鼠,我最喜欢的这只白鼠。”
“你们看他,好漂亮的。”
“这个白色的竹鼠,已经两岁多,从小养到大的哦。”

“公鼠是经常会受伤的。大家看这里,剥开毛你们看一下,眼睛上有一道疤,哇,脸都划破了。”
“被我医好了哈^0^~”

“可以这样提着他玩,冬天差一点就能塞被窝里去喽。”
“我们把他放出去运动一下吧。”

“这个白色的很漂亮,可以给他配两个母鼠。”
“要不就会被野生的拐跑了。”

琳的话语清晰地出现在带土脑海里,他平静地在这背景中啃食面前的竹片。这简陋的食物有一些甘甜的味道让他喜欢。

脚步声接近了,一双手臂伸下来,往带土隔壁放了一团白色的毛绒绒的东西。

「咦?琳的身形有这么高吗?」带土停下动作,一些违和感突然冒了出来。他开始思考,可是思考这件事仿佛遭受巨大的阻碍,头脑越是用力,思维越是凝实。
「不过我是竹鼠啊,思考本来就不擅长的。这些事向来要交给卡卡西。」这条逻辑出现了,且带土觉得它相当令人信服。不过他已经安心放空的脑子没有深究里面的古怪。

“诶?这个竹鼠不吃东西了,是得了“忧郁症”吗?”
一股大力从尾巴上传来,天地倒置,带土来到了宽广的上空。
琳毕竟是个女孩子啊。带土老老实实,一动不动,还并拢着后腿,有一丝害羞。
“黑色的竹鼠就是比较容易得忧郁症。以前一公一母的,母的提去下崽啦,另一个就不吃啦。这只没有配种,一动不动,也有可能是中暑……”琳对带土的心思置若罔闻,面朝一个黑色的盒子解释着。

琳用手上下抚摸着他肚皮上的毛,“一直这样下去肯定吃不消的。不如我们把它烤啦。”
「等等!」带土猛烈地扭动起来。琳手上温柔的动作他是很熟悉的,因为她会为自己包扎伤口。但是对方不同于竹鼠的语言突然被带土领悟了,他从未觉得这动作那么令人畏惧。

“哦,这只竹鼠是公的,打架受伤了。”琳拨弄他脸颊上的短毛,“到处都是伤。”
“这里裂了,”她指指腿,“这里受伤了,脸上也受伤了。不过用毛盖住看不出来。”

“现在还是很有活力,你们看,很漂亮的哦。”琳拎起毛绒松软的后颈皮。
“竹鼠除了皮,没有什么肥肉。不肥的不要用来烤。”
“这只我们把它做成叫花鼠——”

“——啊!”带土猛的直起身,大口呼吸着。
“你吵什么。”卡卡西回过头,“不睡就换你守夜……喂!”
带土扣住他的肩膀用力摇晃:“为什么!为什么啊!”
“明明你好漂亮,我也好漂亮!”
“怎么你能有两个老婆,就要把我吃掉啊!”

卡卡西莫名其妙地挣扎着。“你才好漂亮呢!……不对你才两个老婆……等等,什么和什么啊。”

“带土,不要发神经。”

卡卡西拿苦无指着带土,“交出来。”
“我不!”带土死死捂住怀里的竹鼠。他们在一次出任务的途中捉到了这个少见的动物,但是明明和兔子没有区别的东西被带土严密保护了起来。
“这是午饭!抓到这个不吃你要干嘛?”卡卡西磨刀霍霍,一步一步走近。
“我不允许!难道不是白色就要被吃掉吗?这不公平!”带土怀里的竹鼠发出嘤嘤嘤的尖叫。带土把它抱的更紧了。
“不管黑的白的都要吃。除非你给我个合适的理由。”逼近的卡卡西背后仿佛有着巨大的黑影。
“这个……它,它……”带土绝望地看着面前的竹鼠,然后怀着希翼,小心问到:“呃,是不是很漂亮?”
卡卡西在竹鼠愈发惨厉的尖叫中翻了个白眼。

“所以带土要养这个任务中捡到的竹鼠是吗?”琳和水门问到。
卡卡西点点头。现在带土宝贝竹鼠的很,而且令人惊奇的是,连以温柔著称的琳也不能挨这个新宠物一根毫毛。

这是很多年以前的故事了。不过自那时起,带土一直怀着染一头白发的愿望。
“你老了就会白的。”卡卡西说。
“不,你不懂。”带土面色沉重:“不是白色,可能连老去的机会都没有了。”

end.


带卡确实在竹林打过架吧,巧了。
看视频的时候我看到白色耳朵有伤被医好了黑色身上都是伤就要被吃掉,想到了半身带伤的堍堍和卡老师的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土:难道是白色竹鼠的季节?
原著土:我不是白了吗!怎么还。。。。。。
同鼠不同命,节哀。同漂亮也不同命。唉。

评论 ( 3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