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产话多/
杂食性,谨慎关注/
总是写点狗屁玩意儿我也很苦恼哇/
其实收到点赞推荐评论特别特别开心

【all鬼狐】蒸汽机与信息素与发情期 06(大概是6吧

缘更系列再填新土(*σ´∀`)σ
受到山牙木太太的神仙安狐粮的感召,我决心写到安狐碰面!
越是学业死线越文思泉涌(蹦跳在狗带边缘

这一篇终于有了甜甜恋爱氛围,可喜可贺
以下正文

鬼狐天冲和其他鬼天盟的成员聚集在一处隐蔽的海岸,目送羚角号驶远。
在深沉的晴空与浩渺的海面间,铅灰色的战列舰像撕烂的画布上露出的一点阴暗。
可能对于被卷走积存一半紫魔晶(聪明人不会把私房藏在一处)的鬼狐来说,这样的形容有些主观了。但是分食狮子爪下的丰硕鲜美的血肉也可能转眼间被一口断喉,被人扯住项圈走上空中悬索比泥泞里攀爬好不到哪去。
[买一百个奴隶,我帮你带到岛上。]临走前雷狮对他说。[我可不想因为钱被人背叛。]...

【卡琳】怪状生长

第一人称警告!胡扯八道警告!病卡警告!

正文↓

————————————

多年以前我曾折下一朵花,许多年以后我仍然怀念着错身而过的暖春。

如果再见带土他问我杀死琳是什么感觉,我只能实话实说,是折下了一朵花的感觉。

带土不断地挑衅我时我是觉得很有趣的。他既不希望我和琳两情相悦夺走他亲密的朋友和理想的恋人,又愤慨于我无动于衷伤害了琳的漠然。后来长大的我发现年轻人得不到倾慕对象的回应也不是什么伤了颜面的事,琳在带土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却注定了他非要打败我来否定琳对我的喜爱。

当时我也庆幸自己超过平均线的实力还是有那么点用处,在我还喜欢琳的时候确保这个与我作对的家伙只能铩羽而归。这样我就能心...

【鼬卡】在大陆反面寻找恶魔是否做错了什么 Ⅱ

虽然写不好,但是我挺喜欢写西幻的


诶图片怎么没法正放?呃就是给鼬哥找传承的时候看到这个,觉得,啊,简直就是原作里的剧情啊,杀了全族的凶手是献给azazel的羊,行刑人佐助也沾染了罪恶不能轻易回去。卧槽什么迷之大刀。

以下正文。

chapter 2.小魅魔和老流氓

「♭亲吻卡琳黛尔的足尖吧/你将从时间之源重获新生……」

卡卡西坐在古辛城的一所酒馆里。它在七十二城里以对法师友好闻名。

不久前他结束了穿过无光隧道的旅程,就着果酒聆听一首歌唱时间之神的诗歌。

「……再会死去的灵魂/再会不曾回头的旗帜/再会错过的花期/再会悔恨的选择♪……」

时间,多么玄奥的谜题。传说掌管时间的神明是一体...

我是有卡的人了!

【鼬卡】在大陆反面寻找恶魔是否做错了什么 Ⅰ


灵感来源于这个官图,是西幻pa

本来是想写车的,结果又杂七杂八一大堆。明明一万字想结束的东西……老毛病犯了

以及依旧老毛病,鼬哥目前未出场,大嘎等下个更新


chapter 1.他不知道这是一次千里送


“卡卡西老师,我已经从卡雷欧士兵营毕业了,还是诺门的正式骑士。我现在注册成为冒险者是绰绰有余的。”

“哦那你是一个合格的童子军了因为我当初把它当幼儿园让你上的。还有一个区区十万人的国家的骑士让你这么骄傲吗?”

“老师你不能总是管着我吧我说。已经十几年了,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难道以后的一百年里我都要把大陆上的武术学校上个遍一直闷在屋子里和别人打来打去吗?我觉得我就像一个待嫁的贵族...

写的这么烂,行文像煮过头的面条。

竟还短了卤。


【鼬卡】[现pa] 问:你经历过哪些令人窒息的尴尬现场?

再让我发现你们叫熟人来围观。。。。。。反正我劝你们善良。

——————————————

并不谢邀,因为邀请人太用心险恶了,刚刚发生这种事就把我叫来答题

这个仇我记下了.JPG

下面是情景再现:

暑假期间,我男朋友的父母要去外地半个月,只有他和他弟弟在家,所以他把我叫去他们家住。我们把男朋友起名字叫I好了。

本来去对象家住这种事肯定谁一个人住去谁家啊。对了我们俩都是男的。

但是对象,他坚持了一下,表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想着他还要照顾他弟弟就觉得我还是去吧。因为I年龄比我小几岁,他弟弟更小,才高中。虽然他们家家教严格不溺爱,好歹我也年长几岁开始步入社会了去帮帮忙做个饭也是有必要的...

关于鸣子的脑内妄想

我对卡老师的性转的脑洞是层出不穷的。今天我想着想着,数了一下性转以后最有性吸引力的,,,竟然还是鸣人的性转啊不愧是火影第一美女忍者的鸣子酱呢

首先并不是鸣人色诱术的那种形象。而是,呃,鸣子应该属于元气的类型。但是和普遍意义上那种元气双马尾又大相径庭。因为更类似于一种小兽一样的野性那种。

因为从小没人管是个野丫头,所以言行会直接以至于有些粗鲁的地步。但是卖萌的技能多少会一点点,因为要抓住任何一点点艰苦童年能够争取到的好处。但是同样学会了色诱术,也同样不懂这个术管用的真正原因。

原著里鸣人自己承认过他的嚣张是不想承认失败的逞强,所以鸣子的大话会带有无法掩饰的浮夸,但是她又咋咋呼呼的,带着鲁莽...

当自来也开始给年轻人讲黄色笑话

很难得的,大家聚集在波风宅开party。

因为来客间都是亲密的关系,同龄人们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聊天伙伴。成年人们已经因为高涨的气氛而醉醺醺的了。

身为著名情色小说家的自来也不安分起来。酒精催促他给自己找些乐子。于是他充满黄色宝物废料的脑袋灵机一动,笑嘻嘻地把心爱的小徒弟鸣人拐到一旁。

“喂,鸣人!”自来也的声音此刻充满了邪恶与蛊惑力:“你知道什么是cat&cow吗?”

“猫和什么……什么的说……我不知道啊师傅。”鸣人挠了挠头,没有察觉对方的险恶用心。

自来也荡漾地说:“当然就是,这个啊!”他迅速拿出手机——


“就是这个……呃,右边的人看起来很痛苦,DoYouKnow……many...